一時興起在巴哈寫得情人節賀文,唔,我盡力了,我一定沒有甜膩的天份,寫著寫著就有GL出現,而且還有16禁……糾結啊。

﹍﹍﹍﹍﹍﹍﹍﹍﹍﹍﹍﹍﹍﹍﹍﹍﹍

  「哎唷,又是新的一年,而且還是情人節欸,不要老是宅在家啦……」

  帶著撒嬌氣息的女聲說道,隨著話語落下,纖白的手臂也纏了過來。

  皺著眉頭,她無奈的看著摯友,「新的一年?情人節又怎樣?」

  而且情人節不是情人在過得嗎?她只有孤單一人,沒必要這種時候去看外頭的雙雙對對吧。

  「你不去陪你的男朋友,在這裡纏著我做什麼?」無力的說道,身子已經被拉出房門,沒想到認識多年,她還不知道她這個好朋友的力氣這麼大,無力阻止自己被一點一點拉到客廳來。

  看著客廳桌上放滿了化妝品,她不禁有些錯愕。

  「你不會……要幫我化妝吧?」身子一重,被強壓到沙發上。唉啊,這種姿勢真像是被霸王硬上弓……錯愕又紛亂的思緒不禁胡思亂想起來。

  「當然囉,這種時候當然要風采迷人的出去勾動男人的心啊。」

  拿起隔離霜的女子孩子氣的一笑,蘋果臉上不施胭粉就有吹彈可破,自然紅潤的氣息,連她這個一向不會因為他人美麗而失神的女子都不禁怦然心動。

  鈴聲響起,是韓國團體的流行音樂。

  「我去接一下電話,你在這裡不可以動噢!」認真的交代了聲,女子撲向單人沙發,快速的從包裡拿出精巧的粉紅色手機。

  「喂?浩浩,時間到了?」蘋果臉女子驚訝的看了看手錶,「厚,嚇我,還有四十分鐘啦,喔?你說車程,你不是會來接我們嗎?咦?臨時有事情?好吧,那我叫小黃啦,阿?你說你朋友要來接?好耶,省了一趟車錢了!好啦,我們會準時的啦,等會見。掰!」

  絲毫沒有避嫌的降低音量,所以通話的內容她清楚的聽到全部。

  「意菱,是要去哪阿?」皺了皺眉,女子疑惑問道。

  浩惟,是她好朋友意菱的男朋友,兩人交往已經近一年,是她少數有聯絡相熟得朋友。

  「噢,去吃飯而已啦,看你每天都窩在家,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櫃子裡藏了一箱泡麵,哼哼,每天就吃那些很不健康欸!」女子嘟起嘴抱怨的說道,放下了手機,再度拿起粉底液往她臉上塗抹。

  「乖,愛妃閉上眼,快畫好了。」任由女子在臉上塗塗抹抹,也聽話的隨話語看下看上,沒多久,就畫完了妝。

  「哈,再換好衣服就大功告成了!」高興的一擊掌,蘋果臉女子將準備好的衣服塞向她,便去塗抹自己的臉蛋了。

  「這衣服?」眉頭皺的死緊,攤開來的衣服是一件尺度開放的暗紫色旗袍,兩袖是略透明的薄紗材質,還沒穿上就覺得開衩開得極高,而且背後還空了一大塊。

  「愛妃,你快點換好衣服出來,載我們的人在樓下等了啦。」

  門外傳來呼聲,在房內的女子在把門鎖上當作什麼事也沒發生和乖乖穿上這件暴露衣服出門的兩個念頭上掙扎。

  女子像是知道她心裡的掙扎似的,大聲的說道,「愛妃阿……不要以為你把門鎖起來我就會放棄喔,之前怕你餓死在房裡我可是備份了你房間的鑰匙嘿!」

  無力的脫起衣服,認命的把那件暴露的旗袍穿上。唔,接觸到冷空氣的背後又冰又冷,忍不住泛起了雞皮疙瘩。

  「好啦,我出來了。」翻了翻衣櫃只看見平時習慣穿著的那些中性衣服,找不到任何可以配這件旗袍的保暖衣物,只好開了房門乖乖走出。

  「哇,超漂亮的啦!我就知道這件適合你!」女子衝上前繞了她一圈,畫完妝的臉更是無暇,紅潤的臉頰看不出是腮紅還是興奮導致。

  把準備好的褐色皮草披肩往她身上一罩,更從大門旁的袋子裡取出一雙帶點銀色的黑色高跟鞋。「喏,快穿,怕樓下的等急了我們就要用走得去了。」

  走出大門,接過女子準備好的手拿小包包,打開一看,皮包手機鑰匙都在裡頭了,還真是準備充分,連回頭的理由都不留。

  「好啦,別推了,我不會臨時反悔走人的啦。」拍了拍一直在身後的蘋果臉女子,她無奈又帶點寵溺的說道。

  「好吧,你說得喔!不可以反悔走人,快,就是那頭車子,我們上車吧。」

  樓下停了輛黑色的保時捷,車旁抽煙的男子看到兩人身影忍不住怔在那裡。

  「哈哈,看呆了吧!看,我們多有魅力!」女子得意的牽住她的手,開懷大笑道。

  「看呆?是看你看呆了吧。」輕聲笑道,她看了看蘋果臉女子穿著的白色平肩長禮服,充滿蕾絲卻不會令人覺得繁雜,若隱若現的布料讓人不禁失神,加上女子纖白如脂的肌膚,唔,她開始擔心等會兒阿浩會不會化身成狼了。

  「兩位美麗的小姐別笑了,快請上車吧,幸好這附近車不多,不然恐怕就要造成車禍囉!」回過神來的男子溫文說道,紳士的打開後座的門。「請上車吧。」

  蘋果臉女子上了車,坐上右後座就死命不起身,關上門後就打開車窗說道,「哈,愛妃你去坐前面吧,不然好像把溫少當成司機一樣,快,去吧。」

  微微愕然,但也沒說什麼的坐上前座,車裡很乾淨,沒有什麼裝飾品,也沒有刺鼻的香水味,大概是才剛送去洗過吧,她暗暗想著。

  有些失神的望著窗外車輛來去,沒注意另外兩人聊了什麼。

  「……哈,漂亮吧,她是我家愛妃噢,本名叫齊若菲,名字超級夢幻的,只是討厭出門,所以都二十五了還沒有交過男朋友,宅也不是這樣宅的阿……」女子壓低聲音碎碎念道。

  沒有多久,也或許是失神了太久,車子停下許久都沒有發現。

  「咦?到了?意菱什麼時候下車了啊?」訝異的轉過頭,才發現後座早已無人,只剩下身旁男子高深莫測的看著她。

  「剛剛浩維就過來接她進去了,我在想……」男子突然探身,呼出的氣息在耳邊,讓她忍不住熱了雙頰。「你到底在想什麼……發了這麼久的呆……」

  「想什麼又不干你的事情……」忍不住回嘴說道,氣憤的轉過頭來才僵直了身子。

  呼吸到的空氣都充滿了眼前男人的氣息,發現到兩人的距離忍不住想退,可一退就抵住了車門,讓她忍不住發顫。

  「你、你到底要幹麻?不下車嗎?」氣極的說道,卻不料出口的聲音那樣的嬌軟,她都懷疑這到底是不是她的聲音了。

  像是捉弄完女孩忍不住大笑的男孩般,男子大笑了笑,「多年不見,你倒是變得比較可愛啦。」

  看不出來壯碩的身體也退了開,沒想到看起來溫文有禮像是文弱男子般的人靠近來壓迫感會這麼重……她暗暗想著,才突然驚疑,「咦,我們認識?」

  男子眼眸暗了暗,「不用想了,我看你大概也想不出來,走吧,不然那一對鐵定又以為你要反悔了。」

  才說完,包裡的手機就響起,接了電話果然是意菱打來確認她是不是反悔的電話,無奈的保證自己不會反悔不會溜走……好一番功夫電話的另一頭才安心掛斷。

  「我們等一下不會是要去那裡吧?」踏出了車門,她才發現自己在一處別墅旁的停車場,別墅內音樂聲、喧嘩聲不斷,感覺起來就是在開什麼宴會舞會的。

  「嗯。」點了點頭,男子不由分說得挽住她,走入別墅中。

  「厚,你們超慢得欸,是不是偷偷到哪裡約會啊……臉這麼紅,厚,溫少你不會把愛妃吃掉了吧……」女子蹦跳到前來,打量了她一圈的大聲說道。

  無力的看著似乎恨不得把她包成禮物送到眼前男人房前的摯友,唉,她是不是根本就誤交損友啊?忍不住掐了掐摯友的手臂,「你根本就是別人派來的臥底吧,要是我被吃掉你應該要出來主持公道的吧!」

  掛著溫文的微笑看著女子兩人嬉鬧,不一會兒蘋果臉女子就被另一個壯碩溫厚的男子給帶走,剩下兩人站在舞會邊緣。

  目光追著蘋果臉女子二人在舞池的身影,沒發現身旁男子的眼眸漸暗,帶著些許難過。

  憂鬱王子的氣場太龐大,沒一會兒就有其他女子上前搭訕。

  「唔,你怎麼不跟她們去跳舞?」晃悠到舞池旁自助式的餐點桌前,她忍不住開口問這個一直跟在她身旁的男人。

  「我要保護你啊,怕你等一下就被哪隻大野狼拆吃入腹。」玩笑的說道,男子環視了周圍蠢蠢欲動的男人目光,手像是在標示自己地盤似環上她的腰。

  意識到腰間溫熱的大手,女子不禁又熱了頰,「你做什麼動手動腳啦……」

  目光又被舞池中翩翩舞動的熟悉身影給引了過去,女子便忘了腰上大手和眼前食物。

  男子眼眸聚起陰鬱,忍不住將臉埋在女子頸間,輕聲低喃,「你到底什麼時候會注意到你身邊的我……」

  「咦咦咦?」回過頭來發現男子動作,忍不住僵直身體,「呃,你怎麼了?」

  「沒什麼。」男子抬起頭來,表情恢復,像是方才的陰鬱都不存在一般微笑說道。

  「噢……我想去一下廁所,你知道在哪裡嗎?」僵硬的點點頭,得到男子指出的方向後,便快步走進廁所。

  用冰涼的水衝著手掌,壓抑住想用冷水撲上臉降低熱度的衝動,在心裡提醒著自己臉上有妝這回事,忽聽人聲走來,忍不住躲進身後的廁所內。

  「呼呼……浩、浩你不要這麼快啦……」

  門外有著女子喘息聲和紛亂動作敲擊到門板的聲響,不用想也知道門外大概在上演什麼戲碼,窩在廁所的女子忍不住僵硬了神情。

  「不知、不知道若菲跟溫、溫少現在怎麼樣了……」

  男聲低啞接話,「不知道!反正我不覺得若菲她喜歡的人是我。」

  「反、反正他們最好變成一對,我不喜歡你被人覬覦…就算是朋友也、也不行……嗯……不要脫啦,等一下要穿很麻煩……」

  好一會兒,才聽見兩人喘息停止,直到聲音遠去,她才從廁所走出。

  望向鏡子,只見暗紫色旗袍合身的勾畫出玲瓏有致的身材,長髮盤起露出纖白後頸,幾絲髮絲落在肩上,加上褐色皮草的披肩,看起來既貴氣又不顯俗麗。但臉上的盛妝卻沒能掩住泛紅的眼眶,女子忍不住抬頭望向天空,低啞的輕聲喃唸。

  「原來……妳是這麼想的……」

 

 

  恢復過來的女子走回舞池旁,不意外男子還在原地等待她,見她到來才鬆下一口氣。

  「我還以為你偷偷先走了,幸好還沒,不然意菱鐵定罵我沒守好你。」男子微笑道,卻有些疑惑眼前女子身上的狼狽氣息,大概是喝多了酒的錯覺吧。

  聽見男子最後一句話,女子忍不住低下頭,輕聲開口,「……我想回去了,你送我回去好不好……」

  女子靠得很近,男子才聽見女子的低喃,雖然有些愕異女子話語中的乞憐之意,這不像是她會說的話,但他沒多問,只是溫聲說道,「好,我們回去。」

  雖然身旁男子氣息有些許的酒味,但車子還是穩穩前進,沒有多久就回到了家裡。

  車停,女子忍不住望著家裡大門,好一會才伸手準備開門。

  「我還以為你又在發呆……」

  女子突然開口,「那個……等、等一下可以在這裡等我嗎?」她回頭認真的說道。

  「等你?你還要去哪?」男子訝異問道,不禁懷疑自己是否喝多了才會聽錯。

  「我不想回家,我想搬走,你家就借我住一下吧,我收拾東西很快的……」快速的說完,拿起鑰匙就衝回屋裡,像是不給男子反悔的機會一般。

  愣愣的看著女子衝進大門的身影,男子更加懷疑自己是否喝多了,不然怎麼會聽見自己朝思暮想的對話呢?

  女子真的很快,很快就拉著一個大型行李箱走出來,手裡拎著一雙布鞋。

  男子趕緊下車,將行李箱拎進後車廂去,然後皺著眉把女子抱起,「你赤著腳不痛嗎?」大門口附近都是石子地,見女子嫩白的雙腳踏在石子地上男子忍不住心疼道。

  「呃、還好沒很痛。」被男子抱進車裡的女子吶吶說道,在男子坐入車裡才急忙解釋,「因為穿著高跟鞋太慢了,所以我就先還她了,這件衣服送洗過再還她吧。」

  沒追問女子不清不楚的理由,男子只是點點頭,車子又平穩的開駛。

 

 

  夜,窗外月亮又圓又亮,女子眼眸不禁有些失神。

  「專心。」輕輕吻上女子鎖骨,男子低啞的開口,「你……現在反悔還來的及。」

  回過神來的女子忍不住作勢拉起被子道,「你不願意就算了。」

  「誰說我不願意……」男子急忙否認,低喃的聲音越來越小,「……就算你是因為其他理由……我也沒關係。」

  在有心裡準備之下接受了痛楚,輕易的把身子交給男子,女子沒有後悔的漸漸睡去。

  隔天,女子被刺目的陽光給刺的不得不醒來,才發現自己靠著男子胸膛,而男子的手臂緊緊摟住她的腰。

  「唔,這傢伙長得到挺俊的。」望著男子熟睡的臉龐,女子點點頭道。

  掙扎的動了動,卻發現絲毫不能掙脫腰上的手臂,像是怕她逃走般的緊緊箍住,女子不禁錯愕的開口,「唔,摟的這麼緊是想怎樣啊……」

  或許是掙扎的動作令男子睡得不安穩,兩隻手下意識在女子身上游移。

  恰巧,耳邊傳來手機的鈴響。

  「喂喂……你給我等一下……手機響了啦。」手裡忙亂的阻止越來越下的大手,女子忍不住大聲說道。

  男子迷糊的睜眼,才發現女子氣沖沖的臉蛋,忍不住鬆開了女子。

  看了看手機螢幕,不意外是她打來的,女子皺了皺眉,猶豫了下還是接起。

  「喂?噢,我在溫……」忍不住踹了身旁男子一腳,對男子指了指手機,男子還迷迷糊糊的,沒壓低音量就開了口,「怎麼了?」

  手機另一邊的女聲會意的大聲笑道,「喔!你在溫少家,厚,進展也太快了吧,這麼快就同居了喔,都不說一聲的。」

  沒有反駁同居這詞,女子快速的打發了這通電話就掛斷,一抬頭就見到男子清醒的望著她的情景。

  「幹麻?我想刷牙洗臉,廁所在哪邊啊?」男子沒說話,指了指左側的門。

  躲在廁所刷牙洗臉,看著鏡子青青紫紫的身體,女子臉色哀怨的抱怨道,「這是要我怎麼穿衣服啊……」快速的沖了澡,女子還是窩在廁所沒出去。

  「你……後悔了嗎?」男子抵著門輕聲問道,不知怎麼的,聲音聽起來有些可憐。

  坐在馬桶上的女子訝異抬頭,張了張口,好一會兒才說道,「我沒後悔。」

  「我知道……你喜歡她……」男子繼續說道,聲音很輕很輕像是一不小心就會散去似的。

  不意外這個答案,也沒追問那個「她」是指誰,「嗯……」女子尷尬的沒回話。

  「沒關係吧,我會試著,喜歡你。」說完,臉蛋立刻通紅,「我們重新認識一次吧……」腦海好像出現那個男人額抵著門板耳根發紅的景況。

  「我叫做齊若菲,你好。」

  男子聽見女子有些嬌軟的聲音,忍不住想像女子通紅雙頰的畫面,帶著笑意開口。

  「你好,我叫溫若群。」

  隔著廁所門板,卻像是擋不住兩人思緒般,兩人似乎都見到了另一方臉微紅的畫面,身旁的空氣也散發了粉紅的曖昧氣息。

  打開門,耳根發紅的男子入眼,女子佔據心裡多年的身影好像漸漸淡了。

  女子輕輕的笑了。

 

  或許這樣也好,朋友,還是朋友。

﹍﹍﹍﹍﹍﹍﹍﹍

  沒有寫完結的天份,唉唉。就這樣吧。

  打了兩個小時半的字,腰好酸,下次絕不再臨時起意要寫什麼了。

創作者介紹

戀 ♥

isis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